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晶都诗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自定义广告1 自定义广告2
31149
国画寿桃
本帖最后由
本帖最后由
五律 大沙河夏日闲游野炊 白水连天远,浦鸥时可闻
本帖最后由 学堂窝人 于 2018-5-22 04:14 编辑 律体 随浏阳诗词学会城区分会诗友长沙采风四首 引
关于“一三五不论” 现安排一版绝句式
关于“孤平”与“拗救”之探究文/姚永安   “孤平”与“拗救”,是律诗中两个
查看: 284|回复: 2

也是一生

[复制链接]

58

主题

406

帖子

114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45
发表于 2017-11-17 01: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记:谁点缀了谁的梦,谁又凋谢了谁的容颜?从此,快乐,是一生,悲伤,也是一生。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柔风 有白云有你在我身旁
                      倾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 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
                      只要走过 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 日复以夜 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还有那麽多琐碎的错误 将我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
                      让今夜的我 终於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 任世间哪一条路我都不能
                    与你同行
                                      -----------席慕容《与你同行》

           已是深秋,夜风的凉意日重,只是,南方的深秋,也还是不能用寒这个词,应该是 凉爽才是比较合适的字眼呢。
          窗外的树还是一身绿装,偶见有几片带些黄色,倒装点得树多了点色彩,不象北方,据说已要盖上薄被,有的居然说已要开暖气。

          今晚,林婉清总算松了口气,按时完成了工作。
           舒服地洗了头发,冲了个热水澡,换上了轻柔丝质睡裙,将绾起的头发放下来,一时,与上班形象全不一样,分明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
          呵,当然了,身在律师行工作,着装总是严谨,白色衬衣,深灰色的职业装,头发高高盘在脑后,一副资深职场女子装扮,略含笑的双眸也是带着些许严肃的神采。
          泡了杯清茶,闲闲地打开电脑,想听听久违了的那首古筝曲。
          林婉清有些奇怪,终于相信,原来繁忙的工作真的能冲淡一些东西。
          国庆假期归来,为赶着工作进程,下了车,稍事休息,便一头扎进办公室,一连几天,工作时间做足八个小时,晚饭后,也是快快冲了个热水澡,立即又神采奕奕,继续工作。
虽已工作经年,但林婉清依然难改恋家的情结,也难怪,在家是个娇娇女,尚未成家,总还是小女子,有着依恋父母的感觉。以往,假期归来,总有一周难以适应离愁。现在一心赶工,居然大脑无暇他想,若不是因为眼睛确实劳累过度,她可能会变得有些工作狂了,手指好象上了发条,轻敲键盘的指尖灵巧,飞快如风,竟觉得眼睛及大脑都赶不上手指了。
          音乐如清涧的山泉,飘飘而来,将林婉清的思绪带得很远,曾几何时,有一男子对她说“林婉清,好雅的名字,水木清华婉兮清扬”,唇边不由浮起一些甜蜜的微笑。
          又想起早上的事,心底的那份痛楚又开始了。
          早晨,林婉清又如常第一个来到办公室,开了电脑,习惯的挂上Q,转身去茶水间,沏上一杯喜欢的茉莉花茶。
          坐在办公椅上,一手端着茶杯,想美美地喝上一口,随意见电脑上有头像闪动,信手一点,二行字跳了出来,林婉清手一震,有点点茶水溅了出来,定定看那二行字:
         “你知道什么叫思念吗?”
         “思念是夜间梦到她,醒来却不见她,心里好失望的感觉。”
          看发信息的时间,居然是凌晨三点多。
          是他,林婉清心底那想忘又不能忘的人----风清扬。
          心头千回百转,关掉,又再打开来看,心中又甜又苦。慢慢地回复道:
         “午夜梦回,并不是只有一个人知道那种感觉,因为没有奢望,所以不会失望。”
          认识风清扬是在一个论坛上,大家同行,当然更有话题。看他在论坛上,笔锋犀利,引用法律条文准确有理有据。心里颇有佩服,所以,当他问她名字的时候,她并没有回绝,敲下名字
          “林婉清。”
           看着那边快快回复过来“林婉清,好雅的名字,水木清华婉兮清扬”。
           林婉清并不以为意,轻笑:“看过《天龙八部》?”
          “当然,《天龙八部》也看过。”
         “莲池鸣禽集,水木湛清华,出自西晋诗人谢琨《游西池》”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出自《诗经·郑风·野有蔓草》”
          那边的打字速度好快,还发过一个笑脸。
          林婉清的秀眉微扬,暗暗点头,原来此生不单专业过人,文学方面也懂得不少,那名气,并不是虚传的。
         婉清的名字,是对她爱如掌上明珠的祖父所起,祖父博古通今,加上自己没有女儿,对这个孙女疼爱有加,用尽心思才为她起了这么个名字,自小,婉清早对这两首诗能倒背如流。
         家学渊源,婉清在家庭的熏陶下,对古典文学颇有功底,祖父还教她一手清秀的毛笔字,小时候常带她去祠堂里,观摩那些秀才的文字。婉清聪明过人,思维敏捷,为此,祖父最终同意她主修法律,毕竟,女子当律师,确也是不错的职业了。
        如此优秀的一个女子,自然是眼界颇高,想不到,居然在同龄人中,她遇到一个能与之匹敌的对手。
         彼此熟悉后,每天论坛上的交锋不断,双方都为对方的才气所吸引,慢慢成了极好的朋友,只是后来,婉清知道风清扬的粉丝不少,个个都是出众女子,还风闻他已有未婚妻,便时时刻刻与他保持着距离。告诉自己,不可以对对方有任何幻想,风清扬不找她的时候,她绝对不主动。
          做着同一行业,自然还是有相同的东西要交流,专业的上讨论,为业务上的难题多了更多的思路。风清扬常喜欢跟林婉清较劲,这点,婉清也没有拒绝,心里的小小好胜,也让她颇有兴致。所以虽然刻意保持距离,但时常在网上遇见。聊得十分投契。
          风清扬的确是做律师的料,他会从多个角度去考虑问题,有时往往看着是山重水复的时候,经他看过,思索一番,小小提出一点建议,林婉清便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的确,风清扬是一个极聪明的人。
          就这样,双方都成了极熟的朋友。林婉清发现风清扬的信息越来越频,心里明白,他,对她很欣赏,可以说有些喜欢上她了,而她,也有一丝心动,更是暗暗刻意不去接他有时开玩笑,或者当听不懂他的弦外含意。有时,风清扬在交流专业之余,常常会开个玩笑,或者说,想她了,或者说,喜欢她了。林婉清总是装视而不见,并不接话。
         一个冬夜,林婉清坐被窝里看着小说,想端起茶杯喝茶,身边的手机传来信息声:
       “哼”信息就只一个字。
         林婉清不禁微笑,是风清扬发来的,爱开玩笑的家伙。也发了一个:“?”
       “想你了,可是你没有给我电话来。”风清扬很快回了信息。
        林婉清的脸有些红了。这家伙,不理他,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手机响了,是他:“我想你了,你有没有想过我?”
        林婉清有些心跳。说:“没有。”
      “真的没有?你说。”电话那边声音很大,有点怪怪。
       “你怎么了?你在哪里?没有就是没有呀。”林婉清心里有点怪他的唐突。耳边似乎有车的声响,很吵闹。
        “我喜欢你,你说,你也喜欢我。”风清扬在那边大声地说,“我在回家的路上,今晚跟朋友去喝酒了。”
         晕,喝酒了呢,要不怎么敢如此唐突,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林婉清听得他在那边声音有点点变了,想必喝了不少,有些醉了呢。一颗微愠的心不禁转化为担心起来,告诉他,走路小心了。
          他在电话里不是不依不绕地在问:“说呀,说你也喜欢我。”
          林婉清懒得跟他计较,对他说:“小心走路,回家去吧,你都喝醉,我说什么也没用了。”  
            他在那边还有点迷胡地说:“哦。谢谢。”
            放下了电话,心里还是有点点不放心,发了一个信息过去:“不要急着洗澡,先泡杯热茶喝下去。”
           那边又回了个信息:“想你呀。”
          晕,林婉清不再理他。继续低头看书。
          心有点点地乱了。不知为了什么。
          是因为风清扬吗?有没有点点喜欢他?林婉清摇摇头,不去想这个问题,不去想心底是什么答案。
          第二天,上了半天的班了。林婉清忽然想到喝醉的风清扬,不知如何了?发一个信息过去:“醉翁醒否?”
         “梦中想你。”他回道。
          林婉清啼笑皆非,说:“尚醉中,喝醒酒汤吧。”
         “思君之情如饮琼浆,思而之醉,不愿醒。”
           “一派胡言,不可理喻。敬而辞思。”林婉清有点恼了。
          “理屈词穷,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风清扬想必在窃笑。
            “尔母尔女朋友尔姐妹,非女子也?”
          “此专指尔一个。”他回道
         “我是小人,望君子以后远之。”
         “可是我喜欢这个小人和女子。”
         林婉清不再说话。心里百感交集,不管他是开玩笑还是真心,那种又甜又酸的感觉冲击心头,不由怔怔流下一行清泪。
         知道彼此终无可能,却又不肯舍弃心中的那份感觉。婉清的心,便时时起起伏伏,变得偶有时候的忧伤了。更有点刻意的与他保持距离,午夜梦回,只能轻叹一声。
        风清扬终于与未婚妻成婚。
        婚后,风清扬还是偶有联系她,并也真心的关心着她,只是,婉清的心,总是难以平复。面对他时时的邀请,终不肯应约。
        或者感情,是一种很微妙的事。纵然婉清口上不说,心底也终于不得不承认,对方确是她心仪的对象,再没有一个男子,能在她的心上驻足了。只是知道今生他们终无可能走在一起,只能概叹造化弄人,抱憾终生。
        那天,他发来信息说,你是我的心中的一个记号,每当我停下来的时候,心里便会牵挂着你。你是我心里的恨。
         婉清不语,心里暗暗地说,我只是你的一个记号,而你却是我终生的烙印,或者,当记号消失了,一切都没有了,而烙印却是终生,或者生生世世。
        林婉清从此寄情工作,终其一生。


附言:此篇小文,是去年秋天开始落笔,却始终未能续完,这是我写文字没遇到的事,皆因文字功力太差,未能表达所要表达的东西,今天无意中翻出来,觉得不管如何,还是把它整理下,草草结束,以后不敢轻易尝试这类体裁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59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679
发表于 2018-3-21 08: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晓风还是多面手,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406

帖子

114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45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0:34:40 | 显示全部楼层
苍梧听风 发表于 2018-3-21 08:37
晓风还是多面手,赞!

谢谢老师。呵,胡乱写的。练笔而已。登上不台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晶都诗词网 ( 苏ICP备14030528号-1

GMT, 2018-5-22 11:33 , Processed in 0.095607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14-2020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