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晶都诗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自定义广告1 自定义广告2
33167
33166
本帖最后由
33125
紫薇花 锦簇花团映眼明,娇姿羞煞四
戏题瘦西湖停棹问晴云
宋版《思溪藏》重刊首发:汉文《大藏经》发展的又一个里
本帖最后由 浮光跃金 于 20
查看: 36|回复: 1

又到清明

[复制链接]

13

主题

31

帖子

17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76
发表于 2018-6-29 01: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清明


    熄灯时分,周围只一个暗,暗得让我几乎虚无了本来就寥寥的存在感。我叮嘱自己:夜深了,明天清明,还得回老家祭烧……
    还没有来得及睁眼,隐约处,一个响亮的天下,绝无云尘,一段宽敞的路道,绝无嘈杂。车子随心而往,转时到了家门口。
    才欲叩嚷,二哥竟然迎了出来!意外之余,我说不出的欢喜。模糊里,没听清他说了句啥,又仿佛啥也没说。只勉强地做了一个预备微笑的表示,点了半下头。
    这原就是他平时的样子,话总是留多半截在嗓子眼里。我近些年的记忆里,他应该没有开怀笑过。怎么开怀啊?屋里屋外,一堆心事,似乎别人从没有过的不如意,全残忍地堆他身上,藤萝一样的蔓延,绞缠着他的心。我习惯了,不会在意他那并非冷淡的冷淡。我懂他,也许要胜过懂我自己。
    我们一同进了院子。他在前面引着我,却重重地给了我一个难言的背影,瘦小而又委屈,委屈得让我心疼,疼得我近乎窒息。我忽然想起,似乎好长好长时间,都没有看到过他,连那一点点的消息也没有。
    以前没事也会经常接到他的电话,比如年节之前,他总会问我几时几时到家;偶逢亲友相聚,也要几次催我,嫌我迟慢,拿眉头对我皱出些许嗔怪。
    进了客厅,我问他,二哥,你这些日子究竟去哪了,怎么连电话都不打?他半天才摇摇头,木呆呆的。我不解,同时却更感觉出了周围本不该有的陌生,虽然摆设还是原来那样。凌乱的沙发,落满灰尘的桌面,窗帘还是原封不动地蒙着,卧室墙上依旧挂着那把胡琴。奇怪的是,忙碌的座钟怎么没有了嘀嗒和蹦跳?
    哥漠漠地取下胡琴,却坐在地上,我知道,他是想拉一曲,给自己,也是给我。定然不很动听,也好给我一个热闹。我莫名的知道他拉的还是那曲《西北乡》,可我竟听不到了往年的吱吱呀呀,一切单是冰冷的比划。
     我急呀,催促他:哥啊,咋地不让我听到?咋地不让我听到啊!猛然间,他着急地拽着弓弦,接着是一阵轰隆的振动……
    我本能地睁开眼,窗外的载重车,轰隆着去远了,把黑暗和惊悸全倾缷在我的床前,我知道自己刚从梦里退出来。
    哥呢?和走了,就在刚才,他从我的梦里走远了;就在去年的清明,他从我的呼唤中,头也不没回地走远了,带着满心的委屈。
    还是春节刚过,侄儿电话告诉我,他爸的心血管病出了些状况,不得已,打算手术。我全以为能有转机。可是,天不遂人愿。
    提前一天,我去看他,还在长途车上,他就急着给我电话,问我几时到达。到病房第一眼看到他,他是那样渴望着我。可我那天晚上却没有好好的陪伴他,因为明天要手术,得好好休息。我怎么知道,他从那天晚上起,只剩下短短的三十几天时间!
    手术那天早上,看到他出奇的轻松,附和着邻床的病友,连说加油!但我心下肯定他并不轻松。进了电梯时,对我轻轻地挥挥手。我心里劝着自己:没事的,会顺利的。
    原本大约四个小时的手术,迟迟过了九个小时,出来后,情况很让人担忧。不时传来揪心的医嘱,也接连听到暂时回转的信息。尽管昏迷了一周多,但毕竟是苏醒过来了,连医生都说是一个奇迹。所以我一直都不相信真的会如何如何。
    我时常鼓励他,他也坚持配合。可以看出他时常显露的希望和信心。所以在反反复复的时候,我总是想着好处,没有和他说过一句万一啥啥的话。
    我一直以为病魔之苦,权作一次涅槃!大难必有后福。我甚至在暗暗盘算着;再过些日子,天气暖了,他的病也好了;回家了,我陪着在他院子里坐坐,去集上转转,或到田里走走。开心的事和不开心的事,想到哪,和他说到哪,尽管一定还是我的话多,他的话少。
    可是,我的一切念想,他那眼巴巴的可怜的等待,都成了一场梦,一场冰冷的梦,一场无头无绪的梦。
    呜呼!心如此,梦竟不能如此;梦如此,事竟不能如此;人世竟如此。
    我和他的最后一面,还是在病床前。后天就是清明了,我得回家一趟。临行,我告诉他,说过天再回来看他。他还躺着,瘦弱的胳膊微微动了动,过长的乱发半遮了不舍的眼神。我能猜到,我给他一个转身的时候,他会是怎样的一种冷清和孤单啊。
    他打小就跟着家里一起受穷。幼时疮疾,还落下些残迹。后来也入了学,但时常空着肚子去几里外的学校;也时常不得不扔下书包,挂着碎片样的衣衫,去野里拾草剜菜;揭不开锅的时候,也曾悄悄端起讨饭的碗,去陌生人家的门口,讨到的,热肠也有,冷脸也有。
    人近成龄,生活所迫,又无奈地放弃过难得的农业中学读书机会。那可正是他人生应该有梦的季节啊!可命运如戏,真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梦的!那样的天,那样的地,那样的家境,凭什么还能走进梦的世界?他只能那样放弃,极不情愿而又义无反顾,过早地束身于家的重负。
    正是由于他和家人的付出,我才能够无忧地走过童年,顺利地读完小学,然后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也是他的留守,陪伴着父母的晚年,我才能够在几十年里,放心地游荡于异乡。
    也许,他最初的归于农务,并非完全为我所虑,甚至对于我儿时的顽劣,时有不屑。但我还是明白,他的无私,用他本该如梦却又无梦的青春,铺就了我逐梦的青春之路!虽然我的梦并不完美,也不热烈,但也许已经足以让他欣慰,并无怨无悔!
    我心里格外放不下他,不是因为我能关心他多少。随着渐入老年,他并没有安享到劳碌后的闲适,难辍营务之外,更兼百事萦心。与东邻西舍与同龄相比,总觉得缺了很多。我仅仅能说的能做的,对他确实也没产生过多大意义。三十几日的病榻之前,我只想用我的全部心情,让他早日脱离病苦,但我最终也没有把他从噩梦中搀扶回来!
    明天又是清明节,他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一年了。冰冷的墓碑前,必定已是新叶映着旧草,天地依然。我能再给他的,也只有一把随风飘去的纸钱,和浸着泪水的怀念。
    但愿他在无扰的世界里,终于能安心地做一回原本就属于他的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80

主题

2万

帖子

4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7786
发表于 2018-6-29 03: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而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晶都诗词网 ( 苏ICP备14030528号-1

GMT, 2018-7-21 11:16 , Processed in 0.096553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14-2020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