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晶都诗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自定义广告1 自定义广告2
书法赤壁怀古
书法作品唐寅诗
秋光如此美好,美人树
34754
本帖最后由 紫云生 于 2019-12-9 16:20 编辑 【七律】养情 集句次韵黄景仁《绮怀》其十
七律 赞建安风骨(雁格) 雅训宗源乐府承,华章
本帖最后由 镜山小可 于 2019-11-17 03:59 编辑 十驳金正歪《当代诗坛的十
当代诗坛的十大祸害​ 作者 金正歪
查看: 116|回复: 4

“老皇皇”体该赞还是该批?

[复制链接]

1450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409
发表于 2019-11-7 13: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万元大奖赛一等作品瞬间爆红,“老皇皇”体该赞还是该批?



“某某杯”诗词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一等奖(1件)

玉楼春·一位老农的话

王贺军(江苏徐州)

打从土地承包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吃了定心丸,田长黄金人长肉。
家家别墅排成溜,丰产不愁凭网售。小康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注:老皇皇,苏北方言,老皇历、过时之意。

钟振振评:改革开放四十年,路线正确,政策便宜,农村面貌焕然一新,农民之精神状态亦焕然一新。此词写新农村而诸要素能得其全,所以为佳。他作于此或未之及。结尾尤有精气神。可议者,“老皇皇”用方言土语,究以不通行于全国为病。似可改用常语,庶免自注之烦。

周啸天评:赞美由衷,一气呵成,有快板腔。

一等大奖作品一出,网友们亦赞美由衷,纷纷效颦!“老皇皇体”瞬间爆红,截止今晨,快板腔风靡诗词圈,已有刷屏之势!是喜是忧,该赞还是该批?看过作品,自有分晓:

玉楼春  一位酒客的话

龙洲道人

打从酒瘾修成后,好像平生没喝够。只因凭尔润枯肠,甭管有无鱼与肉。
空瓶已是推如溜,纵助诗文难出售。他时若遇老皇皇,为夺冠军争撸袖。

玉楼春  一位前记者的话

张庆辉

打从报社关门后,好像劲头没使够。只因删帖太猖狂,也为自珍粱与肉。
妄文纵已排成溜,不敢公然网上售。喝茶岂是老皇皇,况有五毛争撸袖。

玉楼春  一头猪的自白

张庆辉

打从身价倍增后,不是富人能吃够?时艰俺有定心丸,反正全身都是肉。
一任排骨排成溜,奇货稳居谁贱售?十元已是老皇皇,穷鬼凭他空撸袖。

玉楼春  一位教师的话

沙鸥庐词客

打从做了教师后,好像劲头难使够。只因伏案用时长,病到颈椎痛到肉。
夜深作业排成溜,忘吃晚餐没得售。迎检不是老皇皇,头绪繁多再挽袖。

玉楼春  一个"大力士″的自我修养



自从力拔山河后,扛鼎千斤都未够。讨秦何惧路崎岖,打入咸阳分腊肉。
鸿门大可让贼溜,宁死美人不出售。嬴政那个老皇皇,只得腥风盈两袖。

玉楼春  一位房产中介的话

寥斋

打从从事营销后,总是三餐吃不够。只因运动逐年少,饿着居然还长肉。
户型讲解相当溜,可惜尾盘忒难售。飞扬意气老皇皇,糊口养家一撸袖。

玉楼春  一个下岗职工的话

心田

打从失业回家后,一日三餐难管够。近来物价涨连翻,无人说笑不谈肉。
砖家叫兽排成溜,一派胡言当面售。脱贫都是老皇皇,裤子掉裆衣掉袖。

玉楼春  一位包工头的话

程造之


打从当上工头后,好象花钱总不够。只因业主太难搞,我喝汤来你吃肉。
每逢催款顺边溜,外包工人难伺候。吃拿卡要老皇皇,再不付钱来撸袖。

玉楼春  一个爱猫者的话

瓊瓊

打从有了猫咪后,好象猫粮难以够。只因老板太抠门,工资不涨餐无肉。
看着鱼儿水里溜,未得闲情钓了售。撸猫何事老皇皇,猫爪虽萌抓破袖。

玉楼春  一位城管的话

彈鋏

打从城管考来后,好像节休总不够。只因小贩太猖狂,不是卖蔬就卖肉。
家家摊子排成溜,城管来啦他还售。冷嘲已是老皇皇,被打也不敢撸袖。

玉楼春  一个网友的话

杰森

打从当了教授后,总觉蛋蛋未扯够。只因伟哥太销魂,夜夜辛劳人渐瘦。  
几多帅哥排成溜,自个猛男须急售。容颜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路长歌

自从猪肉涨价后,一日三餐吃不够。据说吃草能减肥,水桶腰围渐渐瘦。
鸡鸭鱼肉排成溜,挑挑拣拣向谁售?明朝大步迈小康,鼓噪加油暗撸袖。

玉楼春  一位搬砖人的话

箫客

打从学了搬砖后,总觉力气未使够。只因堂客骂得凶,以及荷包太清瘦。
楼上砌砖楼下搬,镝灯煌煌夜如昼。楼市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钓鱼人箫客的话

兰畹

打从爱上钓鱼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少了挖蚯蚓,虾未钓足鱼篓漏,
后边放下前边溜,后面一堆车子候。万篓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双袖。

玉楼春

蝙蝠

自从蚂蚁发来后,这首妙词看不够。孟郊吟诵嫌轻佻,贾岛推敲更消瘦。
纵有千金何处购,胸无点墨难求售。诗仙已是老皇皇,弄个驴球放衣袖。

玉楼春  一位评委的话

彈鋏


打从当上评委后,两爪搂金总不够。只因阿堵太喜欢,管他脸皮几层肉。
诗词写成顺口溜,良心当街随便售。情操已是老皇皇,老夫善舞有长袖。

玉楼春

一路长歌

导师某某评词后,一干诗家能量够。作诗不似从前苦,快板敲敲盘有肉。
叫兽砖家成溜溜,帽儿顶子频推售。诗仙诗圣老皇皇,袖里乾坤更舞袖。

玉楼春 猪八戒

木樨

打从分别师兄后,美女妖精吃个够。千年美酒万年丸,胖到浑身全是肉。
欣闻商贾排成溜,元帅身家自惜售。来看尔等老皇皇,叽叽歪歪争撸袖。

玉楼春  一个女诗人的自白

苏紫衣

自打混成诗家后,好像水平还不够。只因格律太坑人,仄仄平平平仄又。
喊声口号非怀旧,惊与芝兰渐同臭。我应也是老皇皇,也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个诗词爱好者的话

云小禅

打从学习诗词后,好像才情没攒够。三更寻句自销魂,一日三餐不见肉。
人家得奖排成溜,自己文章当纸售。发家已是老皇皇,裤掉裆来衫少袖。

玉楼春  一口老猪的话

江南雨

打从遭袭非瘟后,土掩火烧真受够。只因处死太惊魂,吃少拉多难长肉。
市场小民排成溜,摊头凭票定量售。价平已是老皇皇,抢购似殴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参赛作者的话

月儿弯弯

打从诗赛参加后,好像劲头难使够。只因吃了定心丸,等发奖金来买肉。
我家奖状排成溜,口水不愁无处售。入围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参赛者的话

兰心独语

自从比赛参加后,好像劲头难使够,万元大奖挂云霄,何况半年没吃肉。
人家字字排成溜,顺顺当当来出售。水平已是老皇皇,赶快学人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群主的活

天竹

打从群主承包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图片太销魂,衣带渐宽不长肉。
早安问候排成溜,美景风光免费售。眼晴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学诗者的话

翟红本


打从揭晓巴杯后,忽觉学诗还不够。只因没有赶潮流,咱喝白茶人吃肉。
高人多少排成溜,为把主张来销售。谁言口水老皇皇?犹抱琵琶犹掩袖。

杨柳青青

打从成了骚客后,烧酒每天喝不够。只因格律太烦人,尽掉头发不长肉。
快板还需来得溜,诗赋不愁寻网售。仄平已是老皇皇,口水太多撸两袖。

玉楼春  一个橘子征文参与者的话

剑本无情

打从橘子征文后,感觉卅年没吃够。只因蜜橘甜如蜜,不长血糖不长肉。
橘园宝马排排溜,何愁丰收无处售。烂枝已是老皇皇,橘农全家争撸袖。

玉楼春

一位诗人的话

打从学了诗词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格律太销魂,头发渐秃人长肉。
人家得奖排成溜,自己文章没处售。要挣诺奖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个某某杯评委的话

打从评委当成后,骚浪劲头难使够。孰言公正古来难,惯选儿歌还选肉。
诗家上万随吾溜,大赛巴山低价售。任他声讨震云霄,自把浮名淹翠袖。

玉楼春  一位前夫的话

打从离了婚姻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光棍太销魂,手指渐磨人渐瘦。
街边美女排成溜,说我丑穷无药救。性福已是老皇皇,爬上床头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修路人的话

从学了工程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工资太销魂,头发渐秃人丢肉。
条条公路排成溜,自己幸福谁可售。小资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个老会计的话

打从学了财会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工资太销魂,头发渐秃人丢肉。
大把钱钞手里溜,自家穷骨没地售。幸福已是老皇皇,只好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个老师的话

打从做了老师后,好象学生教不够。只因绩效太销魂,头发渐秃人多瘦。
看着分数高低走,心里疙瘩一溜溜。幸福已是老皇皇,只好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王者峡谷召唤师的话

打从学了张良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捆绑太销魂,头发渐秃人渐瘦。
草丛河道排成溜,鞋子血书都可售。脆皮已是老皇皇,还得法穿开大肉。

玉楼春  一个老技术员的话

打从学了画图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标准太销魂,头发渐秃人渐瘦。
大笔项目手里溜,自家标书没地售。幸福已是老皇皇,只好加油撸起袖。

玉楼春  一口老猪的话

打从遭袭非瘟后,土掩火烧真受够。只因受死太惊魂,吃少拉多难长肉。
市场小民排成溜,摊头凭票定量售。价平已是老皇皇,抢购似殴撸起袖。

玉楼春  一位腊肉的话

巧姑凉

登上门楼宣读后,疑心病态发挥够。假想敌人实在多,开动机器做绞肉。
斗天斗地斗人乐,良心当铺随便售。情操已是老皇皇,夜夜磨刀卷长袖。

玉楼春  再赋

打从笔底生花后,朵朵妖妍开不够。新词又谱玉楼春,押韵依然还用肉。
古来佳作排成溜,不及此词容易售。东坡转世稼轩生,料也挥毫争撸袖。

玉楼春  再赋

冷月无痕

打从笔底生花后,朵朵妖妍开不够。新词又谱玉楼春,押韵依然还用肉。
古来佳作排成溜,不及此词容易售。东坡转世稼轩生,料也挥毫争撸袖。

玉楼春  一个摆摊人的话

打从供上猪头后,感觉劲儿难使够。初心一点可销魂,只长肾精难长肉。
连街店铺排成溜。谁见相询谁见售。料应靠着老皇皇,不若自家多撸袖。

玉楼春  一位市民的话

一自川普登顶后,各种坏招频使够。不停加税更挖坑,猪价狂升人渐瘦。
市场凋零钱欲走,叫兽砖家同竞秀。江湖已是老皇皇,十亿人民今撸袖。

玉楼春  一位股民的话

被扛上山路的麦子

打从股海沉浮后。监管声音听已够。刈完春韭不留根,民喝西风它吃肉。
盆堆钵满先开溜。异国红心犹可售。毛衣穿孔烂丫裆,隐病忌医偏撸袖。

玉楼春  八戒的话

自从辞别嫦娥后,秽语污言都受够。只因玉帝醋坛酸,贬到人间充作肉。
当班谁料牛羊溜,身价飘飘随意售。师兄师父老皇皇,看我辉煌撸起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50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40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3: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老皇皇体玉楼春”看理论界的两个不良倾向

大有同人


    近几天,“老皇皇体玉楼春”俨然成了一个热门,朋友圈、微信群、公众号中,各处都在议论乃至模仿。然而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灰犀牛”事件,并非“黑天鹅”——它不是偶然性的突发状况,而是某些长期被忽视的因素,积渐积微所成的结果。明白了这点,我们就知道若只对事件本身嬉笑怒骂的话,对扭转风气并无大补,毕竟用不了几天,热点就会过去,必得从理论层面做些梳理才行。
    如果对近些年来诗词界的风气稍加关注,就会看到两个现状:有诗词学会以及官方半官方背景的诗赛,水平通常不如民间团体、诗社组织的诗赛;年高德劭的名家教授评选出的作品,往往不如中、青年诗人评选出的作品质量高。大抵如此,偶有例外。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倒挂”。这个倒挂的出现,与一个时期以来主流理论界的两个不良倾向直接相关:一个是太过看重诗词主题的“立意”“情怀”,以为作品表达了很好的立意、情怀,就是好作品了;另一个是太过看重诗词语言的“时代感”“通俗化”,甚至把它们当做评价诗词最重要的标准。
    第一种倾向十分“官方”。比如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湖南诗词学会会长彭崇谷先生就认为,诗词的“最高层面为立意,思想情怀”,诗词应“格调高尚,正能量”,“教化育人作用应置于诗词水准的最高层面”。类似提法无限的拔高了诗词的“意”,而不知在“意”以外,还有“气”“味”,这对文学特别是古典诗词的认知,尚处在很低的层次。

   贺知章《回乡偶书》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殷尧藩《同州端午》说:“鹤发垂肩尺许长,离家三十五端阳。儿童见说深惊讶,却问何方是故乡。”立意相似,但因为写法不同,前者生动一些,后者平直一些。

   江总的《九日长安诗》说:“心逐南云逝,形随北雁来。故乡篱下菊,今日几花开?”王维《杂诗》说:“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立意相似,但因为写法不同,前者刻意一些,后者自然一些。
    李白《将进酒》中讲“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是消极情绪,但不能因此说它不是好诗;乾隆《古希》中讲“惟是惕乾励朝夕,戒其玩愒度光阴”,这是都是积极的,但不能因此说它是好诗。
    鲁迅有五言的《无题》,里面讲“钩棘”、“静喑”、“萧森”,这是负能量的意象,但不能因此说它坏诗;郭沫若有《宇宙充盈歌颂声》,里面大谈特谈“光辉”、“丰碑”、“太阳”、“光彩”,这是正能量的意象,但不能因此说它是好诗。
   类似的例子很多。我们看到:对于相同或相似的立意、情怀而言,因为写法的不同,作品就有了风味的不同,而其间又是有高下之分的。对于不同的立意、情怀而言,也并非是立意好的就是好诗,情怀不好的就是坏诗。认为诗要有好的情怀、要有教育意义的观点,有些类似于清人沈德潜的“格调说”,只不过比沈氏的观点更浅白偏颇。
    第二个倾向,是受百数十年以来的主流语境影响的。五四运动以降,像“革命”、“创新”这样的口号,似乎成了一个天然正确的东西,而完全没有考虑这样一个逻辑前提:是不是只有在旧事物是个坏东西时,革命和创新才是正确的?倘若旧事物本身是一个好东西,我们真的一定要把它拆开、砸碎,去“创新”吗?
    诗词,是一门艺术。我们不能用太过现实的态度去对待艺术,认为新的就好、旧的就不好。社会上出现了书法创新,于是有了各种丑书;社会上出现了京剧创新,于是有了比基尼京剧。丑书也好、比基尼京剧也好,是在创新吗?我看不是。这不是创新,这是创伤。诗词与书法、京剧一样,都是产生并繁荣于过去时代的艺术形式,它们作为文化遗产与小众爱好而存在就可以了,怎么能为了虚假的繁荣而改变固有的特色呢?
    著名诗人曾少立先生写文章评价这次获奖的玉楼春,说他“更愿意从小说的角度来看待和写作诗词”,从这个角度出发,则作品“可以只模拟某人声口”。是以既然这个作品写的是一位老农的话,那么“口语化一些,俗一些土一些,打油一些,其实都不是问题”。对此,我们要问:诗词创作在一定程度上去借鉴小说,是无可厚非的,但应该在视角、构思层面,而非语言层面。如果写农民就用农民的口语去写诗词,那么难道写乞丐就用乞丐的口语、写娼妓就用娼妓的口语吗?我并非是故意用这样讨嫌的类比去丑化农民,只是说,口语化、俗、土、打油到如此程度的词,已经不是大家喜欢的那个词了。
    多次大声疾呼诗词要创新的曾少立先生,在文章中把“拟古”当做了一个和“游离、隔、空洞”并列的缺点;在一个诗词活动中被评为"古典诗词承传人"的来均先生,则更为直白一些,他把凡是没有“时代感”的诗词,统称为“装逼体”;多年以来,以中华诗词学会为代表的官方半官方组织一力主张“创新”,他们以“普及”为名,用降低艺术门槛、迎合庸众口味的方式来搞“复兴”;在许多诗词活动中,雅正、古朴风格的作品被打压的程度令人发指,随之而来的是通俗、浅显,继而发展到了油滑、机巧。这都是有脉络可循的。
     我不反对时代感,但同时以为,在有时代感的同时,不应改变古典诗词既有的审美情趣。从李杜苏辛的作品来看,与其说诗词要有时代感,毋宁说,诗词应该穿越时代,而不是拘泥于时代。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千古以上的作品,我们至今读起来,依然凛凛然有生气。
    再把视角拉回到这首具体的作品上来。钟振振教授点评它说“写新农村而诸要素能得其全,所以为佳”,周啸天教授则说其“赞美由衷,一气呵成,有快板腔”。虽然在一次交流时,钟教授说评选时有过切题等方面的综合考虑,但不难发现,所有的问题无不发轫于本文提到的两个不良倾向。

    我听说,有“获奖专业户”之称的苏俊先生在颁奖会上,听到某诗歌学会领导在台上讲“古诗词必将被新诗取代”便当场反驳并拂袖而去,我虽与其素无交往,也想要为他点赞。苏先生以作诗为业,能在这样的场合公开表达异议殊为难得,倘若我们这些爱好古典诗词的人,都能像苏先生那样敢于发声抵制前述的不良倾向,又何愁诗界风气不能扭转呢?坐而论道,起而行之,与诸君共勉吧。


附:

“某某杯”诗词大赛获奖作品公告一等奖(1件)

玉楼春  一位老农的话

王贺军(江苏徐州)

打从土地承包后,好象劲头难使够。只因吃了定心丸,田长黄金人长肉。
家家别墅排成溜,丰产不愁凭网售。小康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注:老皇皇,苏北方言,老皇历、过时之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50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40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3: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说“老皇皇体”及“皇皇体”唱和发烧现象

登书山  2019-11-06 12:52:02)

    刚从地中海邮轮出游回来,这二天正忙于整理行吟诗词。有诗友问为何不对“老皇皇体”评论几句,当下诗坛最惹火的话题和趣事,怎么可以没有梦欣的声音?说实话,凑热闹应该不是本人嗜好之事,不过,通读了诗评万象《万元大奖赛一等作品瞬间爆红,“老皇皇”体已刷屏......》这篇目前阅读量已超过3万8的专稿,立即为全国诗友的激情所感动,却又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即使会得罪很多人,也不想回避了。
    那么,这里要说的其实是二件事:一件是对“老皇皇体”的看法,一件是对“皇皇体”唱和发烧现象的评价,前者诗坛已有足够多的评论,而后者似乎还没有人把它作为一种现象来解说,故不妨把二者顺序调换一下,以便时间不充分的读者可以看前而弃后。
    诗词唱和,是诗词界的一种雅兴。古往今来,有过不少唱和的盛况和趣事。但像“皇皇体”的一夜走红而引发全国诗友群起唱和,其发烧热度和后续影响,应该列为史上第一。
    这个第一,包含几个方面:一是参与唱和者多,有兴趣深究者不妨从各微信群、所有的诗词类自媒体统计一下,肯定破纪录;二是所有唱和均带讥讽意味,这种靶向的一致,前所未有;三是激情所在,许多诗友的唱和是高水平发挥,妙不可言,读后有那种痛快淋漓之感。这里随便举几个例子。

《玉楼春· 一个下岗职工的话》(作者名字从略,有兴趣者请自行翻查,下同)

打从失业回家后,一日三餐难管够。近来物价涨连翻,无人说笑不谈肉。
砖家叫兽排成溜,一派胡言当面售。脱贫都是老皇皇,裤子掉裆衣掉袖。

    切合实际,针砭时弊,用语精准,寓意深刻,这比那只有肉麻吹捧、内容空虚、矫情假意的获奖作品要高出几个层次。

《玉楼春· 一位参赛作者的话》

打从诗赛参加后,好像劲头难使够。只因吃了定心丸,等发奖金来买肉。
我家奖状排成溜,口水不愁无处售。入围已是老皇皇,还得加油撸起袖。

    内幕没有揭穿,但丑恶已昭然,当然只是一种泛指而并非就本次诗赛而言。好诗词一定不会把话说尽,留有足够空间给读者自己想象、仔细寻味。让读者参与完成作品的创作,这才是高手的作法。

《玉楼春· 一位股民的话》

打从股海沉浮后,监管声音听已够。刈完春韭不留根,民喝西风它吃肉。
盆堆钵满先开溜,异国红心犹可售。毛衣穿孔烂丫裆,隐病忌医偏撸袖。

    股海沉浮,每见小民受宰的场景,此作先以股市为例,再推及时政,旁敲侧击,含蓄委婉,极有分寸,也是高水准的可读之作。
    依韵唱和之作,通常因为被动用韵,能超越主唱的几率比较小,但网上所见,却是佳作多多,精彩非凡,这说明二个问题:一是获奖作品水平太差,诗友唱和轻易便可超越;二是此次唱和的特定情景催生了广大诗友的激情,好作品便如泉喷涌,一发不可收拾。
    那么,究竟是什么情景使得全国诗友瞬间点发激情的呢?
    窃以为是多种情景汇合的结果。一是当今各种诗词赛事的评选过于马虎、草率,许多评委“公心、法眼”没有了,导致评出的获奖作品无法令人认可;二是长久以来低俗的口水诗盘踞诗词界,尤以新诗为甚,这股歪风愈刮愈烈,早已引发许多诗人的反感;三是当今舆论管控过于严紧,许多人积压了太多的情绪无处发泄,正好抓住这个可以借题发挥的口子,出一口恶气。正是这三管齐下,促使广大诗友激情的爆发。
    好吧,接下来该说说“老皇皇体”本身的问题了。
    获奖作品的多次硬伤,如“溜”字仄声而误用为平声,以及入声字“肉”混押于上、去声等等,已经多人指出,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我想进一步讨论的是作品的“情”与“意”方面的问题。因为“矫情”与“假意”,才是这首词的最大问题。
    诗与词,都是“心声”。既为心声,便以真为贵。因为心是同质的,心境是同一的。相同的遭遇,会产生相同的情感。因为有相同的情感,心才能相通。所以真感情才能引发读者的共鸣。获奖作品作为《一位老农的话》,就应该说出切合“老农”身份的话,读者方能信其为真。显然,作者为了迎合评委的口味、为了攀附所谓的“正能量”而信口雌黄,什么“家家别墅排成溜,丰产不愁凭网售”,什么“小康已是老皇皇”(作者自注:老皇皇,苏北方言,老皇历、过时之意),谁都看得出这是肉麻的吹捧,假的。景象是假的(尽管也有极个别的村会有“家家别墅排成溜”的情形,但不能以个别代替整体),情感也是假的。
    那么,会有人问,艺术不是可以夸张么,艺术不是可以虚构么?李子几天前就发表了不同的看法,说诗可以文学化,也就是说,诗可以用小说的手法,用第三人称作为诗的主体而随意的虚构。这个说法没有错,但问题在于,虚构的情节、情景、情感依然存在一个能否感动读者的问题,如何感动?依然不能逃脱一个“真”字。虚构要有“真”的味道,读者才愿意吃、乐意接受。李子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说应该把题目改成“一位老农向县委书记汇报的话”。妙!汇报嘛,大家都知道非说假话不可。你看,李子本来想解脱评委的难堪,可是绕了一个大圈,结果还是回到原来的问题上。因仰人脸色而矫情,因迎合时势而假意,为评奖而曲意逢迎、肉麻歌颂,这种作品因为感动不了读者,所以是一文不值。但究竟是如何感动评委,这就不得而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44

主题

2537

帖子

788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880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特殊贡献奖青年进步奖优秀版主奖

发表于 2019-11-9 23: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把这样的诗评为一等奖,钟振振和周啸天应该考虑这是什么动向!虽然出奇,但没出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50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40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09: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镜山小可 发表于 2019-11-9 23:53
能把这样的诗评为一等奖,钟振振和周啸天应该考虑这是什么动向!虽然出奇,但没出息! ...

这篇作品走的口语小调的路子,诗词之作,有此一体,有好之者倒也无可厚非,然而拔作大赛一等奖这就有些过分了。评委的偏好不能强加给所有写诗的人,至少不能强加给多数写诗的人。钟、周二先生恰恰这样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晶都诗词网 ( 苏ICP备14030528号-1

GMT, 2019-12-9 23:19 , Processed in 0.093067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14-2020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