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晶都诗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自定义广告1 自定义广告2
书法赤壁怀古
书法作品唐寅诗
灰喜鹊,
戴胜鸟头
七律 余茂春 一出南开断
七律 美国首次出现宠物狗死于新冠病毒感染 疫火翻腾遍地红,又闻魔盒启匆匆。 从无
今天(2020年8月8日)是观世音菩萨成道日 今日2020年8月8日,农历六月十九,恭迎大慈
关于唐人七言第一律诗之浅见 事物是在比较中不断发展
查看: 882|回复: 0

十驳金正歪《当代诗坛的十大祸害》

[复制链接]

1622

主题

342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0678

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突出贡献特殊贡献奖青年进步奖优秀版主奖

发表于 2019-11-17 03: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镜山小可 于 2019-11-17 03:59 编辑

十驳金正歪《当代诗坛的十大祸害》
    近来,一篇名为《当代诗坛的十大祸害》突然间就火了。
    究其原因,无不在于道德领地的丢失,使得一些人茫然不知所向。而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一振乾纲,倒不如说是才力不济之后的一通牢骚之语。眼见着别人声名四起,而自己碌碌无为,昏头胀脑。于是就愤愤不平,祭起道德大旗,引领一班宵小之徒,以壮声色。可是,有用吗?
    这位金正歪先生,我是不认得滴!我也勿需去认识他!看一个人的见识,从行文即可得见真身。
    首先说,古体诗和新诗是一个体例吗?能搞到一起说事吗?作者将二者拉到一起说事,从根本上来说,作者就是一个不懂诗的锤子。近些年来,文学界不断呼吁新旧体诗的分列,估计作者是不知道的。严格说来,新诗不过是舶来品,属于一种分段的散文体,作为诗的妖魔化,属于革命胜利后的杂交体。而古诗则不然,古体诗是一个有着优良传统的继承体,虽则五四以来人为地割裂,使得古体诗的继承出了一些问题,但深植于中国人心灵深处的依然有勃勃的生命力。大抵某种场合,或者需要说明一些问题的,所引用的具有哲理性的名言警句,大多出于此。金先生估计不懂这些,蔬菜果子,拉杂一气,这是有问题的。当然,更有问题的,还不止这些。对于新旧体诗的不同的审美意识才是我要重点说明的,金先生要听天书了!
    即然裹到一起来说,那就一起来说吧!
    第一,平阳体。还是拿金先生所举的例子来看吧!
    《澜沧江在兰坪县境内的三十三条支流》
澜沧江由维西县向南流入兰坪县北甸乡/向南流1公里,东纳通甸河
又南流6公里,西纳德庆河
又南流4公里,东纳克卓河
又南流3公里,东纳中排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木瓜邑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三角河
又南流8公里,西纳拉竹河又南流4公里,东纳大竹菁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老王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黄柏河
又南流9公里,西纳罗松场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布维河
又南流1公里半,西纳弥罗岭河
又南流5公里半,东纳玉龙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铺肚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连城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清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宝塔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金满河
又南流2公里,东纳松柏河
又南流2公里,西纳拉古甸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黄龙场河
又南流半公里,东纳南香炉河,西纳花坪河
又南流1公里,东纳木瓜河
又南流7公里,西纳干别河
又南流6公里,东纳腊铺河,西纳丰甸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白寨子河
又南流1公里,西纳兔娥河
又南流4公里,西纳松澄河
又南流3公里,西纳瓦窑河,东纳核桃坪河
又南流48公里,澜沧江这条
一意向南的流水,流至火烧关
完成了在兰坪县境内130公里的流淌
向南流入了大理州云龙县
    作者以不尽翻覆的手法,深深地把对于澜沧江的爱,寄予其中。这是一种写作的手法,不断于重叠中加深印记。
金先生以李太白“孤帆远影碧空净,唯见长江天际流”作比,无非是看不惯雷平阳的这种啰啰嗦嗦的写作,欲一言代之,这能比吗?我们知道,一种文学的表达,应该奇出,而不应该失之平凡。倘如金先生所言,任何一首爱国题材的诗,都可以一句:“我爱你,中国!”一笔带过,那还谈什么创作?倘若成行,天下文人岂不是一群混蛋?
    文学创作的根本要旨在于表达,一个中心思想一旦确立,剩下的就是表达的方式,这才是考验一个文人的重心所在。从这一点上来看,金先生是不懂创作的,他大概可以归类于我常骂的那一类理论杂碎之列,真是可笑!至于搬出李白来说明问题,其实不值辩驳,李太白的《蜀道难》,一开篇便“噫吁嚱”,会忍不住一口老痰吐到你嘴里!至于说雷平阳是获奖专业户,无可厚非。我也承认有些奖项是拿不上台面的,但就雷平阳的作品而言,你金先生还真就八辈子也达不到那个高度。即然没才力,咋办?那就只能骂街了!其实,即使骂街,你也只能是末流水平,真的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没法看得起你!
    第二,梨花体。
    作者引用了两段:
其一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天下最好吃的。
其二
来了一只蚂蚁
又来一只蚂蚁
后面还有一群蚂蚁
    此后,金先生还忍不住也写了一段:
毫无疑问
你攀升的手段
是全天下最高明的。
    我不知道,这位金先生是不是混在体制内。我向来是看不起混迹在体制内的那帮家伙们,因为那个体制说到底就是一个名利场。凡是能用钱来摆平的事情,都不算个事情。但是,即使如此,稍微具备点文学常识也是应该的,总不会把一个大傻子硬塞进作协吧!但我还是相信了,大傻子进了作协这件事情还是有值得商榷的。金先生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人。
    通读一篇文章,是深刻领会作者意图所必须,任何的一句或者一段,都不足以表达的完全,这是个常识性的东西。我时常讲,欣赏一个人的作品,要全面来看。读一篇文章,也务必要全面。这位金先生恰恰就在最基本上摔了跤。只言片语,能够代表全部?这首诗的前面和后面是否通读过?这是个问题。现在的有些文人已经不能算得上真正的文人了,为了某种目的,随意肢解别人的作品,成为一种损人利己的手段了。这不是可悲,而是一种非常可耻的事情了!
    梨花体的精要所在,就是平普的语言,高深的道理。这个是需要很深的文化造诣才能做得到。你勿需要求别人的作品非得惊天地动鬼神,因为你本身就很虚妄,就很不完美,高深对于你来讲,就是一种奢侈,想奢侈的过日子,你还差的早呢!
    第三,废话体杨黎。
    杨黎我是不认得的。我历来看人就看作品,芸芸之众,人那么多,看多了都一个屌样。还是作品实在,往往有与众不同的感觉,可以学,可以写,可以天马行空的去揣摩理解,对于我,这很重要。
    杨黎的《打炮》不幸被金先生选上了,而且还冠以“废话体”。所谓的“废话”,无非是说也白说,不说也明白。人生杂事百端,能够完全认全世上的一切,除了“神”,我估计就是“鬼’了!说人家“废话”是要有证据的。比如这首《打炮》:
在高高的乳房之上
是另一座乳房
在乳房和乳房之间
整个世界
正静静地守候
公元1980年8月3日夜
下着毛毛细雨
我打响了生命的第一炮
四周一片漆黑
只有杨黎充血的龟头泛着微微的红光……
    在我看来,这完全不是废话。完整的叙述了一段交配的过程,而且你还可以通过这一段粗俗的描写,来洞悉作者所要表达的深层次的含义。文学是要讲究方法的,谁说性不可以描写?自古以来文人狎妓都是能成就一段佳话,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不行了呢?况且作者所要表达的决不是一种感官上的刺激,而是有其深刻的内在的东西。我估计金先生是读不出来的,而且从内心深处来讲,金先生也只看到了“血淋林的龟头”!这也是在作品里,你只能看到的是杨黎的“龟头”,而与你金先生真的没有丝毫的关系。可以想象的是,金先生面对这样的场景,是如此的尴尬,是如此的冲动受到无比的遏制,那难受一定的!
    再则说来,这首是哪里关联到了“废话”二字?莫非金先生以为,这样的事情可以拔枪而出,不需酝酿?
    在文末,金先生还煞有介事的说,如何在亲人子女面前读出来。难不成金先生做爱都需要子女在现场观战?佩服啊!佩服!
    第四,下半身,代表人沈浩。
    三段文字的解出,结论:一个流氓,一个脚踏实地的咸猪手!
    先不说这个结论是不是武断,先看看金先生自己的说法,“顶、戳、搅、摇”,这么精华的总结,若不是耍流氓几十年,断不会总结得如此精辟。先辈们遗留下来的《肉蒲团》,《素女经》,我估计金先生定然倒背如流,而且象什么“老汉推车”“八猿摘桃”等等绝技,必然烂熟于心。
    下半身就如此不堪吗?我看未必,不堪的恰恰是象金先生这样的龌龊之辈。这就如理学大师朱熹,允许自己“翁媳扒灰”,却不能认同别人一个道理。
    沈浩先生,首先作为一个诗人来讲,在立场上定然是有很多需要表达的东西。一种意象的运用,从来就没有什么云泥之别,什么高贵与卑微,只不过是伪君子口里的造化,究其实质,不过妥切不妥切的问题。为了某种表达的需要,可以冲破某些禁锢,这叫开创。倘若以表面的东西裹挟了思维,那你的肮脏岂止千万倍。心只要是纯净的,其他的都是另余。不懂诗的人,爱拿道德说事,作者权当放屁也就是了,千万别跟他们较真。
    金先生大概是清教徒,下半身自是生来阉割,断子绝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仅不能做爱,估计看一眼那玩意,也得去上吊。
    第五,大便体,代表人物徐乡愁。
    对于徐乡愁的诗,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在流派网读过一些,印象不深,但在我看来,哲理存在于斯,不值得大惊小怪。总的看来,还是一种表达方式的特别。
    现在的理论家们都很自负,总认为诗人的创作要围绕自己所设定的界限来写,否则,就手举钢鞭,很霸道!
    看一看金先生的例证:
在后檐口蹲下来
手纸也跟着我蹲下来
这时候
我什么也不去想
两会是不是成功地召开了
不去想
美国该不该打伊拉克
不去想
我现在最要紧的是
把屎拉完拉好
并从屎与肛门的摩擦中获得快乐
    金先生不满意的,大概就是一次排便的过程。这个过程,在金先生的眼里只不过就是一个造大便的过程。而在诗人的眼里,却是一个思考的过程。在金先生的潜意识里,屎是万万不应该有的,屙屎的过程,就应该声泪俱下,而不应该是思考满满。但诗人却不是这种思维,诗人的思维在于屙下未及消化的东西,再捡出来,研成粉末,再造咖啡来分给金先生饮用。这就叫不同思维,不同结果。
    金先生大概忘了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不能干干净净做人,却处处要求别人身心清白。我就敢说,你根本就看不懂此类作品的积极意义在哪!你看到的只是屎,而且是屎气冲天的自己而已!
第六,裸体诗,代表人物苏非舒。
    金先生讲,“不好意思,他的诗我一首也不知道。”我只能呵呵了!一首也不知道,就凭空捏造出个裸体诗。且不说是不是道听途说,即使就真的存在,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如郭德纲所说,十年前扒开裤头找屁股,十年后扒开屁股找裤头。他所代表的是一种意识上的复苏和觉醒,与道德沦丧与否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裸体怎么了?不可以吗?金先生没裸体过?假设一个封闭的空间,美女款款而至,遍身赤裸相陈,你能扭头就跑?我想,古时的太监大概也不会无动于衷。当然,没读过别人的诗,便下结论什么裸体诗,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这就如自己说自己是圣人的后代一样,没那玩意的辛勤劳作,你就是一个杂种!
    第七,进茶体,周啸天。
    说心里话,我对周先生的诗,也是不甚感冒。但我要说的是,恰恰是周先生的获奖,代表了古体诗的整体复苏。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周先生有些诗是一定能流传后世的。至于说周先生的诗如何如何,我要说的是,从来就没有什么好坏之别,所不同的是个人的欣赏口味不一样而已。那些泥古于前人的思维,而不肯做丝毫改变的蠢货,是不能胜任新时代的歌颂者的。金先生之流,跑肚拉稀可以,真本事,没有。
    第八,睡人体,余秀华。
    可以说,当余秀华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时候,很多人是不清醒的,即使被强暴了,也昏昏然!余秀华的崛起,唤醒了一大批诗人的意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余秀华这睡,是极有价值的一睡。金先生持反对态度,估计是被狗临幸了,没得到余秀华的眷顾,这非常值得可怜。
    余秀华,作为一个诗人,是完全合格的。那些只看见字里行间的冲动,而不顾心灵颤动的人,不值一驳。
    第九,老皇皇体,王贺军。
    我也是不太赞成这个一等奖的,毕竟小众的东西代表不了最高水准。但是,我所要捍卫的是评委会的与众不同的目光。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一定是极少数,人在这个世界上,所追求的就是唯一的东西,这就不易。
    王贺军肯定属于意外之喜,不过,金先生眼气也没用!
    第十,当代诗评家。
    不多说,这就是一个由诸多狗杂种组成的行列,专事见不得人的勾当。
    总而言之,金先生所热烈抨击的,不过是取材的私密性和唯一性,关乎于写作的手法而已,没说到点子上。当今诗坛的问题,总体而言,假诗人占百分之九十强,真正的诗人一二而已。诗词的入门台阶太低,歪嘴的多。
就这些!
    2019.11.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晶都诗词网 ( 苏ICP备14030528号-1

GMT, 2020-8-13 15:03 , Processed in 0.093696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14-2020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